中國能源報 | 我國首條輸煤管道帶漿運行成功 世界規模最大,年輸送精煤1000萬噸

來源:黑龍江龍煤礦業控股集團
作者:中國能源報
發布時間:2020-10-27 12:30:04
【字體:




我國首條輸煤管道帶漿運行成功


世界規模最大,年輸送精煤1000萬噸


   近日,按煤、水1:1比例配制的常規煤漿經過93小時58分不間斷輸送,從神渭輸煤管道的起始場站陜西神木流出,歷經727公里最終流入蒲城終端大型儲罐,這意味著由中國煤炭科工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國煤科”)EPC總承包,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陜煤化”)投資建設,世界規模最大、我國第一條長距離輸煤管道項目完成全線投料試運行。

   我國從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開始探索管道輸煤技術,近四十年來,歷經波折、不斷探索,終于在長距離管道輸煤上取得技術突破。“四代煤漿管道人在中國建設長距離輸煤管道的夢想,終于變成了現實。”中國煤科武漢設計院神渭管道輸煤項目總設計師涂昌德對記者感慨道。

穿越工程1537處 實現技術突破20余項

   據悉,神渭輸煤管道途經榆林、延安、西安、渭南4個市18個縣(區),83個鄉鎮、411個自然村,共有穿(跨)越工程1537處,設計年輸送精煤1000萬噸。

   記者進一步了解到,該項目全線共設有9座地面場站,即1個首端場站、3個終端場站以及5個加壓泵站。同時,神渭管道輸煤工程全系統將供煤、制漿、泵輸、儲漿、脫水及生產輔助系統等都囊括在內,是集煤炭加工、潔凈運輸、綜合利用為一體的大型工程。

   業內人士指出,該工程實現了我國長距離管道輸煤關鍵技術的突破,不僅可以滿足渭北地區大型精細化工產業發展的煤炭供應需要,還有望改善煤炭企業運輸瓶頸問題,進而改變煤炭運輸方式過分單一依賴鐵路的固有格局。

   “我院在2008年初向陜煤化提出建設神渭管道輸煤項目的設想,明晰了構建采煤-管道運輸-煤化工一體化發展的新型物流體系思路。陜煤化認為,采用管道輸煤可以有效解決集團在榆北大型煤炭基地至渭北大型煤化工基地煤炭運輸瓶頸。當年11月,陜煤化正式委托我院開展項目預可行性研究報告。”中國煤科武漢設計院管道工程院院長王鐵力告訴記者。

   王鐵力介紹,這個項目已累計授權專利300余項,實現關鍵技術突破20余項。“其中,重點解決了長距離輸煤管道系統多泵并聯消震和減震技術、5級泵站串聯同步技術、特殊地形高落差加速流防治技術、管輸煤漿顆粒級配技術、煤漿制備在線濃度控制技術等技術難題,已處于世界煤炭管道運輸領域領先水平。”

克服諸多困難 實現中國造

   “管道運輸最大的優勢在于占地面積小,不受地形條件和城市規劃限制。隨著環保要求趨嚴,像煤炭這類有揚塵污染的傳統地面運輸受限越來越多,管道可實現‘運煤不見煤’的零污染、低排放運輸。”王鐵力進一步指出,神渭輸煤管道運輸也實現了高度自動化和智能化管控,在節省人力的同時也大大提高了安全性。

   盡管管道輸煤有諸多優勢,但走到今天可謂歷經坎坷。

   我國煤炭資源分布不均,煤炭生產與消費對交通運輸依賴度很高。上世紀70年代末,相關產業部門主張立即開發,但投資應另立渠道,不能占用礦井和電廠的固有投資份額;另一種聲音卻認為用大量資金投入風險較大的管道,不如多建設鐵路,就這樣,管道輸煤技術在不斷爭議中蹣跚前行、一波三折,最后原國家計委確定了吸引外資開發建設輸煤管道的原則,同時將管道輸煤技術列入國家“六五”“七五”科技攻關項目。隨后,多方專家圍繞是否選擇“高濃度水煤漿”這一技術問題爭論數年,直到上世紀90年代初,“常規濃度”管道輸煤才步入正常開發工作。但數條擬建的輸煤管道,卻由于種種原因戛然而止。

   在2012年底開始施工建設的神渭管道,也是克服了技術難題、人才流失、多方意見不統一等諸多困難,才逐步取得現在的成果。

   從2008年開始參與該項目的王鐵力自豪地告訴記者:“之前,輸煤管道技術掌握在美國、瑞典等國手中,現在,我們克服了諸多困難,將技術牢牢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終于實現中國造。”

噸公里運費0.115元 助力打造新型物流體系

   除了節能省地、綠色環保、安全可靠等優勢,王鐵力還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神渭管道所經之處地勢復雜,平均每公里造價不到1000萬元,噸公里運輸費用也只有0.115元,均遠低于鐵路和公路費用,可為企業節省大量資金。同時,封閉環境下沒有運輸途中的煤炭耗損,不受雨雪、大風等惡劣氣候條件影響,可保證大型化工企業連續運行,進一步為企業節約成本。

   據中國煤科武漢設計院介紹,神渭輸煤管道已成為陜煤化連接榆林、延安、渭南、西安等地的綠色工業大動脈,也為我國管道輸煤技術發展奠定了基礎。遠期,將規劃建設南下華中區域輸煤管道,進一步把輸煤管道作為陜煤化建立新型物流體系的重要舉措。

   “管道運輸除了解決企業內部及企業直接‘點對點’的煤炭運輸問題外,還有其他用武之地。”王鐵力說,“‘最后一公里’一直是鐵路貨運的難題,如何實現‘門到門’運輸也困擾著諸多企業,而靈活使用管道運輸,有望破解這一難題,成為鐵路運輸的有益補充。同時,輸煤管道還可以成為礦區固體廢棄物、充填材料的運輸載體。”

   王鐵力也向記者透露,目前該項目主要針對煤化工用戶,煤漿不需要經過烘干、脫水等工序即可直接使用。下一步,中國煤科武漢設計院將繼續優化終端工藝,以適應電廠、港口等更多用戶的需求。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奖结果查询 南通天天棋牌官网下载 排3投注计划 温州麻将算分 悠洋棋牌网页登录 河南泳坛夺金500期查询 南粤风采好彩一开奖查询 3d试机号公式 直播老鹰vs篮网 辽阳麻将规则简单介绍 娱乐电玩城大全 香港马开奖结果2020 甘肃快三开奖号码是多少 手机棋牌游戏排名 二十选五山东群英会十八期开奖结果 2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部期期公开一波中特